被湮没的两户人家都姓田
2020-01-25 11:2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被湮没的两户人家都姓田,是亲兄弟。事发时,老二田新华家里无人,老大田新树夫妇正巧出门了,剩下23岁的大儿子田盼和9岁的小儿子田思晴。惨剧就这样发生了。

15点30分,搜救工作持续了五个小时。突然,眼尖的大同镇派出所教导员吴庆华和陈建林几乎异口同声:“找到了!医生赶紧过来!”

遗憾的是,经检测,23岁的田盼已无生命特征。救援人员用白布轻轻盖上了遇难者的遗体。

“挖土机,停!赶紧下去,搬开预制板。”13点56分,武警黄冈市支队支队长陈建林一声令下。10余名武警官兵跳到房屋的废墟中。“一、二、三,起!”

“我活了快六十年,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滑坡。”村干部王端银说,此次山体滑坡长200多米,纵深88米,滑土约20万方。“这是由于连日暴雨侵蚀山体,河水暴涨冲刷河床导致。”

转移的村民中,上至九十岁的老人,下至两三岁的娃娃。县、镇200多名工作人员,冒着大雨,耐心说服,搀的搀、背的背,九个多小时后,1113名村民转移到安置点。

汛情还在加剧,蕲太县205省道路基塌方,两河口村依傍的山脉随时还有滑坡危险,两河口大桥紧急封闭。

接到求救信息后,10多名武警官兵、10多名消防战士、100名公安干警和50多名政府干部纷纷赶至现场参与救援。

“事发的时候,我正在院子里补袜子。”村里的五保户、83岁的老人陈富荣说,平常这个时候,她都会在房屋里休息一会儿,这次看到袜子破了,正打算缝补。“当时住的两间平房全部倒塌,我出来喊侄子,他没有听到,我就直接跑了出来。”在安置点,老人仍心有余悸。

“田盼、思晴,在哪里?”田盼的表哥趴在废墟上,对着垮塌的房梁呼喊着,但久久不见回音。表哥仍不放弃,不停地拨打表弟的手机。废墟下终于传来了清脆的手机铃声。手机找到了,眼镜找到了,带血的衣服也找到了,却丝毫不见人影……

记者在大同镇中学安置点看到,每间学生宿舍住12人,分上下铺,政府为村民购置了蜡烛、蚊香、风油精和手电筒。“在这里,我很安心,不会再担心房屋垮塌。”30岁的两河村四组的陈金薇已怀孕七个多月,她小声告诉记者,这次和公婆一起出来,什么东西都没有带,这里有医生、有民警、还有镇里的干部照顾他们,吃住全部免费。

昨日上午9点50分,大同镇两河口村八组的老汉陈尤发正在河坝上看着湍急的河水发愁,突然对面山上的树木、泥土、石头往下涌来。他心中一紧:山体滑坡了!整个事发不到半分钟,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,河边的两幢农家楼房即湮没在泥土之下。“滑坡了,老田家出事了。”陈尤发边跑边呼救。

雨越下越大,救援官兵的衣服全部湿透,双手都磨出了血泡,但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没人退缩。

18点55分,救援工作持续了八个小时候后,九岁小思晴的遗体也在废墟中找到。

县委决定,大同镇所有河边、山边的房屋及全镇的危房,一律暂缓住人,村民转移到大同中学、汤坝小学、镇中心幼儿园、镇财政所四个安置点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anyantreemacau.cn云南省潞西市卮池蔽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 - www.banyantreemacau.cn版权所有